SiyaHiroi

謎謎

【优米】龙骑士

因为想卖卖安利所以转转子博客产物。

AyisIorih:



原作别名《打死也不让那对小基佬见面》的事实我已经认清了,啊官方再见吧再见吧下一个平行世界再见。




如果并非原作背景,而是相对健全成长的米伽会是什么样的性格……这一议题让我思考了很久orz




各种paro下愉快的短打段子们,ooc属于我。




  

 *




《龙骑士》




—现paro




“怎么说呢,小优,在你睡着之前,”百夜米伽尔近乎叹息着如此说道,“我确信我们还在讨论搬家的话题……”




“呃,是的。”优一郎努力摆出全神贯注的姿态——对于发小而言显而易见的并不成功,米伽在解读优一郎的行动模式上考取了十级证书,他果断摆出了不赞成的神色:那往往在他偷吃了别的孩子的下午点心时才会出现。




他们彼此对坐在一大堆用宽胶带封得齐整的纸箱子之间,地板上覆盖薄薄一层灰尘,空白空间里狭小又拥挤——他同米伽的脚刚好鞋尖相擦。




金发少年的手肘支在一侧曲起的膝盖上,托着自己的下巴,似乎注视优一郎已经过了好一会儿,此时后者正盯着他卷起来的袖子看。




他们相顾无言,半晌优一郎仰面后倒,在纹丝不动的纸箱之间发出虚张声势的偌大声响:“茜什么时候才会来啊。”




“离家读大学的人是你。”米伽终于放弃与他僵持转而站起身来,细小浮尘落在他的脚背。柔和神色回到他脸上之后优一郎便知道自己又一次不战而胜,于是即便在米伽做势要踩他肚子时,他也只笑嘻嘻的伸手示意对方拉自己起来。




“晚饭我们定披萨吧——”




“晚上小优一个人睡觉的时候,”百夜米伽尔抱起手臂,“可不要因为被鬼故事而吓得睡不着来打我的电话哦。”




  




搬去新居所的当天晚上百夜优一郎做了一个梦。最初浮现斩杀巨兽的龙骑士,而后见到不可一世却又面容稚嫩的魔女。“虽然很遗憾,但是人类就要灭亡了——”在诸如此类的言论之下,只有米伽奋力向他奔来的场景格外清晰:金发少年的脚边岩石崩裂,血与火连天而起。




优一郎在那梦中感到某种焦虑感灼烧他的胸口,那情感比拔起传说中磐石里的宝剑所需的力度更加沉重。当他醒来时,他却几乎对此感到内疚了——为他梦中那么拼命却又不得不戛然而止的恋爱。




《关于米伽尔》




—原作番外捏他




“——然后呢,”柊筱娅冷静地描述到,声调抑扬顿挫,显示出多余浮夸的演技效果,“众目睽睽之下,安静的课堂之中,优君他一边哭泣着喊着前女友的名字,一边从睡梦中拍案而起——”




“所以我都说了米伽才不是女的啊!”百夜优一郎不耐烦指证道。




“哭着的部分属实吗?”三宫三叶兴致勃勃插进话来。




“前男友。”筱娅勉为其难修改了说辞。




“也不是前不前男友的问题!”优一郎忿忿地用勺子敲打着军用口粮罐头铝制的边缘,顿了顿将脸转向三叶:“不对,我也完全没有哭。说到底这家伙的话到底应该信几成——”




“……竟然这么质疑可爱的我,”筱娅配合着扭过头去以手阖脸,一套泫然欲泣的姿态做得流畅如行云流水:“优君,好过分……”




三叶若有所思、然而显然是乐在其中一般转而寻求第三方意见。




“与一怎么想?”




“优君是个温柔的人。”猝不及防被转移了矛头的早乙女与一温和地笑着,又多少显出被咨询问题时拘谨与慎重相和的局促。他将简易的餐具收拾整齐,双手交叠放在膝头:“……所以,就算是为了谁而哭泣,也不用太过害羞……”




“与一,”筱娅道:“你完全弄错了重点。”




“重点不是优的前女友吗?”三叶不以为然地问。




就说了米伽不是女——这么提出抗议的优一郎,被筱娅啊哈哈笑着而游刃有余的用一勺罐头堵住了嘴。




“君月君呢?君月君的看法是?”




“比起优的男友问题。如果你们都不吃罐头的话,”君月土方抬起头:“可以给我吧?”




百夜优一郎第一次在午休时间安静了下来。 

 




《与阿朱罗丸一起》




—官方四格捏他




“……这的确需要好好谈一谈,我是说,自从我得到你之后,”百夜优一郎面无表情地开口:“我每晚都在做这个梦。说真的,阿朱罗丸,我有点看腻了……”




巨大而显然不存在于现实世界的白色空间中,两个人相对端坐着面面相觑,不一会儿优一郎率先放弃了跪坐姿势,把手肘撑在一侧立起来的膝盖上。




正坐在他对面的十二岁的“百夜米迦尔”露出有些动摇的神色,细微的不安由小动作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


“我让你腻烦了吗,小优?”




“别再用米伽的脸跟米伽的声音说这个。”回答声不为所动。




“我以为你会比较乐于见到这个形象。”




“经你这么一讲,”优一郎食指敲打着下巴,颇认真地思索起来:“倒也确实没错啦。”




“——那么,”阿朱罗丸并不改变百夜米伽尔的外表,然而也不再隐藏腔调的饶有兴趣开口,“我上次那个抛家弃子负心汉的临时发挥剧本你还满意吗?”




“太出戏了。”优一郎评价,“不过拥抱的那一段还是挺像的。”




“你只是想让百夜米伽尔多拥抱拥抱你,是不是?”鬼一针见血的精准发言,重新缩回十二岁的百夜米伽尔的躯壳之中,“小优长大了呢——”




“你还是别再用米伽的形态出现在我梦里了。”百夜优一郎瞪着阿朱罗丸,“……说到底,你都不愿意按时叫我起床!”




“‘米伽’会用拥抱叫你起床吗?”鬼安定说道:“小优,已经八点了哦。”





《残される君に届く》




—(不严肃的)立场交换paro




“嗯。”优一郎伸出手。




克鲁鲁·采佩西高高挑了挑眉毛。




“我不记得我有养过你这么不懂礼貌的孩子。”




“我才不是你养大的。”优一郎毫不掩饰地皱起了鼻子,难得显露出阴沉的表情不快说着,同时并不退让地维持着向前伸出手的姿势——“不是吗?”克鲁鲁愉快笑着,将装在玻璃小瓶中的榴石色血液递到他手上。




“接续刚才的话题,关于新宿的出战——”女王游刃有余地抬起下巴,不存迟疑地凝视着百夜优一郎,“我并无多余的担忧,但是希望你也能做到慎重行事。”




优一郎抱着手臂,目光在克鲁鲁头顶上方的空气中移动着。“优——”克鲁鲁提高了声音,一旁立着的银发贵族轻笑出声。




“优君在思念他的那位公主殿下呢,是不是?”就算是这种场合下,费里德·巴特利仍能做到把一句揶揄念出唱歌似的腔调来。优一郎瞪视着他,一手紧握着那个精致的小瓶。




“不许你提米伽的名字。”他带着足以称之为咬牙切齿的情绪这么说,费里德面上挂着某种悠然自得的笑意背起手,礼仪风度完美无缺。




“我可没有提到他。”长发的贵族这么彬彬有礼地回应,小幅度欠了欠身。




“我要狠狠揍你的脸,”优一郎完全将身体转向他,毫不收敛自己的气势汹汹,“你这个娘娘腔吸血鬼——”




克鲁鲁露出厌倦了这场景的神色向后靠在椅背上。“优……”她姑且平和的维持着神态,一手支着额头开口。




“你都变成吸血鬼这么久了,难道还在生气?”费里德饶有兴趣道,一手捻着自己耳侧碎发。




优一郎把那管装着血液的小瓶子向他狠狠扔过去,吸血鬼笑脸不改而轻盈地侧身躲开,玻璃与血液在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板上摔得粉碎。




“百夜优一郎!”克鲁鲁用力一拍长背椅的扶手,那处装饰雕花的坚硬金属应声而碎。




 




《……ただひとつを》




—(严肃(大概)的)立场交换paro




——高墙之外除了废弃荒芜的城市什么也没有。当他的靴底接触灰色的沙砾土块之时,百夜米伽尔一度于高地处向下俯瞰,得出这并不残存希望的结论。那时同伴声音于不远处响起,近乎不可思议的,他对即将走向前线这件事无法怀有实感。




配合着偶尔响起玩笑说辞,越野车向着战地疾驰而去。




米伽尔自认不是能保持轻快情绪安于度日的人,四年以来每一瞬疲乏所致的阖眼,都有梦魇如影随形随他堕入黑暗。他并不反感于此,与之相反的全然接纳,逼迫自己将重复循环的场景中每一份声响都铭记在心,掌心抵在腰间漆黑的剑上隐约感知到细微振动嗡鸣作响。




——为了让我不遗忘。他如此在心中默念着,手指握紧武器冰凉的柄身。




“新宿被袭击了?!”




“那是吸血鬼贵族——”




短促急切的惊呼响起,杂乱庞大的讯息融入脑中,米伽尔睁开眼睛。




恶鬼也罢,借由什么方式都无妨。




把你的力量借给我。





—不严肃的立场交换paro★暂结





“是我看错了,还是说真的,呃……”三叶瞠目结舌勉强支撑起负伤累累的身体,恍然不觉疼痛似的转头寻求确认。




柊筱娅还能站在原地,就身体状态而言显然是比她好些,只是此时不免身体有些摇晃。她脸上首次摆出了茫然无措的神情。




“是的,三叶,大概……”她恍惚着望向一段距离之外的方向。




“……那个黑头发的吸血鬼把米伽君扛在肩上就跑了。”




 




FIN(?)




*




段子写起来真有趣,说不定会再搞,毕竟想到的梗挺多。




有几个是想严肃写写来着。




比起那个,我想把所有把米伽说成是痴汉的人的脑袋往马桶里浸,让他们跪在词典上背诵痴汉这个词的意思(×)




那么有机会下次再见★

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225 )

© SiyaHiro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