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yaHiroi

謎謎

爱恨情仇



非常漫长又无趣且痛苦的絮絮叨叨自我剖析。

我想要谈谈我的父母。或者说,我必须要谈谈我的父母,这是迟早的事情。

我现在很困,因为看了一整天的房子,而且现在凌晨三点了,我应当很累了,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感兴趣的恐怖片资源。看了一大半了,倘若不做点什么分散注意力,恐怕会被一个人住在宿舍的想象力给吓死。

我和我的父母和我长久的苦刑,我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很小的时候父母的话就是绝对的,而我很乖,我能按时吃饭,好好听老师的话,我还会编故事给别的小朋友听,我能够完美达成他们的每一个愿望,我觉得我必须达成不可,我到上高中为止,还是觉得我必须达成不可,我和父母之所以开始产生冲突,绝非是因为什么逆反心理,仅仅...

梦境记录

 

做了个梦,大概梳理一下,因为是做梦所以可能有很多逻辑细节上的问题:



仙人之间围绕着竹取姬爆发了战争,赢了的仙人会从输了的仙人身上夺走ta的时间与性命,青春与美貌。竹取姬在三个月内从竹子里的小人长成婷亭如玉的美女,以最快的速度摆脱了不美的形象,舍弃作为凡人的俗恶与丑,成为了大众认可的仙人,这对他们来说很特别,他们希望尽可能长的维持住仙人的状态,无论是从丑恶肉体变成仙人又或者是从仙人退还成俗称的天人五衰。虽然仙人是可以自然诞生出来的,但只有在到了一定年纪之后,受到人类的憧憬与艳羡才有可能从泥土地里腾空赴云端,脱离俗世。而没能飞离地面的仙人会瞬间开始苍老,变得丑恶,变成凡人。在...

龙的名字


 
屠龙者不得人心,他成天穿一身破旧发黑的装扮,血垢堆积在锁子甲每一处细小的凹槽里,只在头盔中露出双眼白红彤彤的绿眼睛,多半只是瞪人,并不说话,像条训练有素的狗,虽强壮有力,但太不讨喜。村民同他做委托交易,关起门来便用他的身影吓唬自家哭闹的小孩。
   
屠龙者憎恨教皇。诚然,屠龙者没见过教皇,但这并不影响他的仇恨。他被人遗弃在王城外,和着泥水摸爬滚打地长大,有了两三分力气便去伐木打杂,再后来发现狩猎的收益更好,便去做了个屠龙者。
 
没人知道龙是从哪里来的,某个时间段里它们突然就出现了,古书上未曾记载,而王都外尤其多。基本种类是三足的火龙,有马...

但这甚至是你的东西吗?你有尊重这拼拼贴贴的剪贴画的原作者我吗?
看了姑娘你的主页一大圈,可以,祝你火起来吧。

三千亿骨灰:

我一直觉得画画是寻找自我的感觉,把自己的脑洞和感情画下,不使自己的画只局限于画人物,想向更广远的地方探索,像扩展疆土的帝王。

融入感情的绘画使我觉得画是很充实的,虽然热度很小,没有人看,但是仍然有人喜欢着我,这让我一直很感动,想要认真尊重珍爱那些人。

我一直保持着,即使没有人夸奖我,我还是要画下去的信念。

仔细剖析自己,还是希望能够得到更多人的赞扬,和认可。不免有些羡慕,有时看到技巧天赋不如自己但是得到的赞扬多,看到有人是我难以企及的高度,然后会深深自

小童话

吞没

情歌

思念

呼救

有点浪漫耶

1 / 22

© SiyaHiro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