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yaHiroi

越过山丘

和烧讨论了一会儿为什么我会觉得与“我们不会老去”相比,“你和我会永远年轻”这句意思理应是完全一样的话(强调)对我来说(强调毕)更动人:

不该认为要避免老去,能够与你的伴侣一起老去是非常幸福,非常棒,非常精彩的事情。就好比说因为我遇见了你,所以哪怕我们正走在一条不归路上,正处于璀璨烟花的火星慢慢消失的过程里,我仍然觉得自己的心永远活在少年之梦中。当我垂垂老矣,无法再做出惊天动地的壮举之时,心中的火苗仍然和热恋的年轻人一样闪闪发光,享受着你与我携手至此的这份平和的同时,仍有不会为时间所磨灭的热情。

You and I will be young forever

水獭抱住小贝壳

 
 我想通了,我没法成为鬼才艺术家了。我和我对象这么说。


我没法成为大师了,因为我人生中的高光点除了创作还有一个你,我的注意力分散了,我会为我的贪得无厌付出代价,因为我没可能把这份幸福和创作的热情同时握在手里,所以这代价就是我不会比得过那些为了艺术献上一切疯子,毕竟我生来不是天才,现在又放弃了让我成为顶尖大师的那份疯狂的可能性,我的情感十分有限,但我还是很高兴我爱上你,很高兴我能选择和你一起过碌碌无为的凡人日子,因为你让我体会到很多一个人不能体会到的事情。

我对象想了半天,说:意思是你不会割掉自己的耳朵了?

我:……唉,你也可以这么理解。

我对象:那我觉得现在的...

明君

【“在那样的国王面前,女神出现了:


可悲又可敬的明君啊,我会为你实现一个愿望

挽救你的子民,或是挽救你的爱人

二者可选其中之一”


“国王是一位明君,长久的肩负着统治整个国家的重任,他的责任心迫使他开口为他的子民求情,但是当他看见爱人胸口逐渐扩散的鲜血时,他悲痛欲绝,时间渐渐过去,女神露出了离去之意,他终于将自己的愿望脱口而出——”


当他们谈及此处,从天而降的黑色火焰席卷了脚边的土地,前一秒谈笑风生的王国的百姓哀嚎痛哭着,城堡坍塌,屋舍损毁,不知名的某处传来了恶魔尖锐的笑声。


国王在失去爱人与失去子民的煎熬愧疚中举棋不定,他对女神给出的一个愿望的限额作出的回答是——

“……请再...

只是舒适区涂鸦
这种东西画太多会精神软弱的!!!但是很爽(……)

梦境记录



记一个很诡异的梦,惯例是直接复制和对象说的时候的聊天记录的,可能读起来有点怪:


我梦到我正在外出工作回来的路上,穿着短袖T恤一类的反正可以露出胳膊皮肤的东西,我一手拎着自己的提包就这么往外走。

从巴士车站走出来的时候,人很多,有个约莫五十岁的男人带着他的小孙女经过,小女孩跑得太快,撞在了我身上,我就用空出来的那只右手顺手扶了一把她。那一瞬间人流实在很多,我的右边肩膀就被不知道谁撞了一下。

那个老先生对我道谢,我敷衍他准备就此别过的时候——因为我穿着短袖所以发现了,我的右手胳膊在手腕那一侧的皮肤上,出现了像是剪报文章一般的一个方块块的,印上去的文字一样的东西。是类似于,假如你趴在报纸上睡觉,会...

明天进考场啦

祝我自己幸运顺利!

也希望看到这篇日志的大家都能幸运顺利🎉🎉🎉

爱恨情仇



非常漫长又无趣且痛苦的絮絮叨叨自我剖析。

我想要谈谈我的父母。或者说,我必须要谈谈我的父母,这是迟早的事情。

我现在很困,因为看了一整天的房子,而且现在凌晨三点了,我应当很累了,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感兴趣的恐怖片资源。看了一大半了,倘若不做点什么分散注意力,恐怕会被一个人住在宿舍的想象力给吓死。

我和我的父母和我长久的苦刑,我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很小的时候父母的话就是绝对的,而我很乖,我能按时吃饭,好好听老师的话,我还会编故事给别的小朋友听,我能够完美达成他们的每一个愿望,我觉得我必须达成不可,我到上高中为止,还是觉得我必须达成不可,我和父母之所以开始产生冲突,绝非是因为什么逆反心理,仅仅...

梦境记录

 

做了个梦,大概梳理一下,因为是做梦所以可能有很多逻辑细节上的问题:



仙人之间围绕着竹取姬爆发了战争,赢了的仙人会从输了的仙人身上夺走ta的时间与性命,青春与美貌。竹取姬在三个月内从竹子里的小人长成婷亭如玉的美女,以最快的速度摆脱了不美的形象,舍弃作为凡人的俗恶与丑,成为了大众认可的仙人,这对他们来说很特别,他们希望尽可能长的维持住仙人的状态,无论是从丑恶肉体变成仙人又或者是从仙人退还成俗称的天人五衰。虽然仙人是可以自然诞生出来的,但只有在到了一定年纪之后,受到人类的憧憬与艳羡才有可能从泥土地里腾空赴云端,脱离俗世。而没能飞离地面的仙人会瞬间开始苍老,变得丑恶,变成凡人。在...

龙的名字


 
屠龙者不得人心,他成天穿一身破旧发黑的装扮,血垢堆积在锁子甲每一处细小的凹槽里,只在头盔中露出双眼白红彤彤的绿眼睛,多半只是瞪人,并不说话,像条训练有素的狗,虽强壮有力,但太不讨喜。村民同他做委托交易,关起门来便用他的身影吓唬自家哭闹的小孩。
   
屠龙者憎恨教皇。诚然,屠龙者没见过教皇,但这并不影响他的仇恨。他被人遗弃在王城外,和着泥水摸爬滚打地长大,有了两三分力气便去伐木打杂,再后来发现狩猎的收益更好,便去做了个屠龙者。
 
没人知道龙是从哪里来的,某个时间段里它们突然就出现了,古书上未曾记载,而王都外尤其多。基本种类是三足的火龙,有马...

但这甚至是你的东西吗?你有尊重这拼拼贴贴的剪贴画的原作者我吗?
看了姑娘你的主页一大圈,可以,祝你火起来吧。

三千亿骨灰:

我一直觉得画画是寻找自我的感觉,把自己的脑洞和感情画下,不使自己的画只局限于画人物,想向更广远的地方探索,像扩展疆土的帝王。

融入感情的绘画使我觉得画是很充实的,虽然热度很小,没有人看,但是仍然有人喜欢着我,这让我一直很感动,想要认真尊重珍爱那些人。

我一直保持着,即使没有人夸奖我,我还是要画下去的信念。

仔细剖析自己,还是希望能够得到更多人的赞扬,和认可。不免有些羡慕,有时看到技巧天赋不如自己但是得到的赞扬多,看到有人是我难以企及的高度,然后会深深自...

1 / 22

© SiyaHiroi | Powered by LOFTER